科学证实:「坠入情网」不再只是抽象的浪漫话语?

2020-07-27 W地生活 76752次阅读 

科学证实:「坠入情网」不再只是抽象的浪漫话语?

热恋好比强迫症

爱情在演化上的结果相当重要,重要到必定有某种确立已久的生物过程在调节。近年来的研究认为,神经质和性行为、甚至强迫症,都很可能和血清素转运子有关。恋爱初期阶段的典型表现和强迫症有些相似之处,这促使我们想要探讨,这两种状况也许有可能同样受到血清素转运子浓度变化所影响。──引自莫拉西提、罗西、卡萨诺以及阿基斯卡尔的报告

正式宣布:搞笑诺贝尔奖化学奖颁给比萨大学的多娜泰拉.莫拉西提、亚历山大.罗西以及乔凡尼.卡萨诺,还有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的哈加普.阿基斯卡尔。因为他们发现,从生物化学上来说,浪漫爱情可能和严重的强迫症没什幺分别。

优秀的科学家做事都是一丝不苟,莫拉西提、罗西、卡萨诺和阿基斯卡尔博士便是如此。他们先是隆重地宣布了他们的兴趣:「由于坠入情网是演化过程中,带有明显暗示的一种自然现象,因此我们有理由假设,这种现象是由一种完全确立的生物性过程在居中牵线。」接着他们公告了研究目的:「在这份报告里,我们检验了血清素转运子、恋爱状态以及强迫症之间的关係。」

这样的预备动作有点违反常态,不过他们对于这个题目可是认真的。

但在我们开始认真之前,得先了解他们提到的化学物质「血清素」。血清素在调节各种行为,包括慾望、睡眠、兴奋以及沮丧,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。莫拉西提、罗西、卡萨诺和阿基斯卡尔博士把浪漫/痴恋/强迫症的整个泥淖,简化成以下两个简单问题:

1. 人类的血液里真的有浪漫因子吗?
2. 这些因子和强迫症患者血液里的物质相似吗?

他们早已知道,痴恋和强迫症这个双头怪确实在血液里窜着,这是测得出来的。也有科学家已经证实,强迫症患者血液里的血清素含量,和没有痴恋、没有强迫症的人大不相同。

他们的研究很直接:既检验强迫症患者,也检验恋情打得火热的人。他们拿这两组实验对象的血液,和稳定、平凡、没有在恋爱、没有在痴恋、没有强迫症的男男女女的血液做比较,结果显示:后者这些人的血液比较冷静、放鬆且平淡。

他们决定每一组都检视二十个人。找来二十个强迫症患者很容易,找到二十个单调乏味的人也很容易。但要找到二十个陷入爱河的人却很棘手,因为「浪漫爱情」并没有公认的科学定义。为了做研究,莫拉西提、罗西、卡萨诺和阿基斯卡尔博士,在出版的报告中提出了自己的定义:

「我们找了二十个刚刚坠入爱河的实验对象(十七名女性和三名男性,平均年龄二十四岁),我们是透过广告从医学院的学生中招募到这些人的,挑选的标準如下:

1. 这段恋情是在过去半年内萌芽的
2. 这对恋人尚未有过性关係
3. 每天至少有四个小时在想念情人

血液测试的结果让莫拉西提、罗西、卡萨诺和阿基斯卡尔博士看得目瞪口呆,这些结果清楚显示:

「坠入爱河的受试者和患有强迫症的受试者,(血液中的血清素浓度)都显着下降,这似乎显示这两种状况在某个程度上是相似的⋯⋯这也就表示,恋爱确实会导致一种不正常的状态─这可以从不同国家、不同年纪的人所用的各种说法得到证实,像是『疯狂』坠入情网,或是得了『相思病』。」

莫拉西提博士和同事也研究了情侣们过了「小鹿乱撞时期」之后会怎幺样。他们在做了第一次血液测试的一年后,访谈了这些人,并且採集了新的血液样本。当中有六个人谈恋爱的对象没变,但已经不再没日没夜地想着对方了;这六个人的血液,和那些老夫老妻的血液一样,都波澜不兴。科学再一次确认了古代诗人早就很了的事情。莫拉西提、罗西、卡萨诺和阿基斯卡尔,因为发掘了浪漫的化学成分以及化学成分的浪漫,荣获二○○○年搞笑诺贝尔化学奖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随机文章
精彩推荐